电影行业融资新模式——代币化

新经济模式带动周边产业发展。区块链赋能电影行业,带来融资新模式——代币化。新模式的兴起将会带来代币化和电影行业融资新的春天。

电影行业融资新模式——代币化

随着金融世界的不断创新,新金融模式也是不断影响着其他行业。区块链模式的兴起,炮制出了一个新概念:对所有事物进行代币化。最纯粹的形式是,代币化是为现实世界资产增加流动性的行为。 将代币比作股票和股份是一种较好的形式,但着也不一定准确,它们代表着公司的部分所有权。代币化与这些类型的股票投资相对类似,在传统模型的基础上对其进行扩展,然后将其置于链上。从理论上讲,任何事物都可以被标记化,部分业内人士甚至认为,很快所有事物都将被标记化。

Daywalker电影基金会

好莱坞演员、导演、制片人和武术家Wesley Snipes试图利用这种代币化的转变。 本月早些时候,据报道,Snipes与列支敦士登加密货币交易所(LCX)一起计划对2500万美元的电影基金进行代币化。该合资企业被称为“ Daywalker Movie Fund”(DMF),将仅投资于Snipes及其制作工作室Maandi House Studios的艺术性创作,从而使来自世界各地的投资者都可以在该基金投资的创作中持有股份。 代币购买者可以访问包括从实体电影到游戏、商品和知识产权在内的整个价值链的产品组合。

LCX将与以DMF安全代币为代表的Daywalker电影基金一起推出完全合规的安全代币产品(STO),从而使散户投资者和好莱坞金融家之间的竞争环境趋于公平。

有关安全代币STO的相关内容可以参考《入门级科普 | ICO→STO→IEO,下一个会是IDO吗?》。但是真正使安全代币化合法的一个因素是它与监管治理的关系。代币化的政策结构在不同辖区是不同的。在LCX驻扎的列支敦士登,政府最近通过了被称为“区块链法”的法律。除了有关反洗钱(AML)和KYC要求的严格规则外,该法案从本质上为安全代币的所有权、转账和安全存储提供了明确的法律依据。

代币化的需求不断增长

Snipes并不是第一个涉足电影令牌化的人。美国零售业巨头Overstock.com的区块链子公司tZERO就已经涉足该进程。

早在7月份,该公司就宣布了游戏发行商Atari创始人Nolan Bushnell的传记片“ Atari: Fistful of Quarters”进行代币化进程。tZERO与电影制片人一起计划设计一个名为“ Bushnell”的安全代币,并宣称该代币将包含“该电影在全球范围内调整后的毛收​​入的按比例分配”,以及其他一些红利。

显然,对代币化资金的需求正在迅速增长,而且,更重要的是,大多数人认为电影业迫切需要新的流动性工具。传统上,电影资金来自各种收入来源,从对冲基金到有钱人的个人投资。当然,它们能带来收益,但通常也意味着转让了电影的部分所有权。

通过联合融资降低风险

一种特别受欢迎的筹资途径称为共同筹资,由多方共同承担生产成本。这种方式在1995年达到顶峰时,主要制片厂制作的35%电影和Fox、Miramax和Paramount等行业巨头都采用联合融资的方式。通常采用这种合作方式筹集资金以减轻风险(电影行业内的金融风险尤为普遍)。毕竟,这是只有在评估需求之后才能进行估值的仅有几个行业之一,但是在电影发行之前无法评估需求也没有办法计算相关成本。由于与电影制作、投资者有关的危害大多都回避了。

近年来,投资紧缩的情况尤其普遍,由于互联网的兴起及其在行业传统分销模式所造成的破坏,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在独立电影界中,尤其是在新兴电影制片人努力寻找合适资金的情况下,对新资金流动的需求尤为明显。摄影总监尼古拉斯·埃里克森(Nicholas Eriksson)表示独立电影制片人面临诸多障碍:

“在许多方面,奈飞(Netflix)和流媒体服务在传统电影独立市场中占据了巨大的份额,其财务风险更低,发行成本更低。一般来说,如今,为独立项目提供资金可归结为三种选择。 1.自筹资金;2.众筹;3.通过慈善组织的政府补贴。”

众筹的兴起

众筹是越来越多的电影摄制者游刃有余的途径。众筹模式的兴起已成为传统融资敲响了丧钟,GoFundMe、Kickstarter和其他衍生产品等平台在新兴融资领域牢牢占据了主导地位。

通常,这些平台会以公平或较间接的奖励(例如抢先使用产品)来奖励支持者。但是,众筹并非没有缺点。从最初起步到现在,各种众筹平台现在就被资金需求所淹没,而且新颖性似乎正在消失。根据Kickstarter的统计,自该网站成立以来,仅有37%的电影和视频项目获得了成功的融资,而且这一成功率正在下降,自2015年以来下降了6% 。

众筹与代币化

众筹已成为一种新颖但效率低下的筹集资金的方式,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才能单独营销筹款活动。但是,正如众筹计划要超越传统筹资模式一样,代币化现在似乎已注定要过时的众筹计划。

Metzger指出代币化虽然它与众筹相似,但它的区块链将令牌化的概念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平:

“您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看到它:众筹是一个前端,用户可以在其中购买诸如电子商务商店之类的未来产品或服务的权利,但是整个后端必须手动管理。这可能很复杂。借助区块链技术,不仅可以自动化前端,而且可以对整个后端进行数字化处理,智能合约可以按规则执行,并且实际产品可以是数字资产,例如安全代币。”

确实,代币化的一些主要特质来自其基础技术提供的好处。通过使用区块链,可以存在一个可验证的资金框架,并易于执行。传统的电影融资通常伴随着官僚主义,但是这将随着新模式而消失,因为智能合约为任何投资者提供了一种万能的解决方案,在律师的监督下将工作自动化。此外,代币化将投资风险扩大到几乎所有可以访问互联网的人,从而减轻了与寻找特定贡献者相关的问题。

不仅仅是赚钱的电影制片人,投资者还能从传统电影融资的风险管理调整中获利,因为他们能够投资一系列电影,而不是像Snipes的企业那样投资一部电影。也许最重要的好处是代币化为投资者提供的即时流动性,使他们有机会及时出售代币。

获奖电影导演兼Indiewonder的创始人,基于区块链的电影基金Indiewonder的创始人Ali Vatansever强调了令牌化对观众参与的好处:

“代币化向大众开放电影融资。它有潜力创建一个更加民主和透明的生态系统。除了传统的众筹,它还是一个强大的工具,可以在过程中尽早与电影观众建立联系,并将其变成粉丝或用户。”

当然,代币化不一定是名副其实的金矿。像所有事物一样,它也有其自身的特定缺点。例如,与电影业相关的传统风险仍然存在:如果电影放映失败,投资者的利润也是如此。新型模式下,智能合约代替律师,传统意义上律师通常负责起草协议,定义客户和投资者的权利,谈判投资收益率并确保满足监管尽职调查的要求。在代币化的情况下,这些工作将被转移到代币发行商,而代币发行商本身将承担自己的风险,甚至可能使一些投资者拒之门外。

除此之外,法规提供的管辖权限制在一定程度上与代币化的主要好处之一背道而驰,该限制可能被证明排除了特定领域之外的投资者。Vatansever还强调,包容性和可访问性也决定了令牌化是否成功。

小结——“所有可以被标记化的东西都将被标记化”

不管其机会和障碍如何,代币化正成为一种广泛采用的投资工具。根据分析公司Inwara的数据,仅在2019年第一季度,STO的增长就达到了惊人的130%。随着这种增长似乎将继续,Metzger坚称令牌化提供的机会不仅限于电影本身:

“电影业目前仅制作所谓的’专家’和制作资金背后的决策者认为会获利的电影。他们依赖于市场研究、过去的成功,或者仅仅取决于他们的直觉。通过标记电影业,观众将获得授权,并最终决定制作什么电影。整个娱乐行业、好莱坞制片厂和歌迷文化都将发生变化。 我经常说:所有可以被标记化的东西都将被标记化。”

代币化的进程在电影行业只是冰山一角。区块链对电影行业的赋能也不仅仅局限于代币化。新模式的迭代将会带来代币化模式和电影行业融资新的春天。

编译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how-tokenization-is-transforming-film-financing-wesley-snipes-fund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DAppChaser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ppchaser.com/film-tokenizati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件:contact@dappchaser.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