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区块链大会 | 抗衡Libra,法定数字货币如何在新货币战争中获胜?

Libra VS 法定数字货币,新一轮货币战争中,法定数字货币如何取胜,白硕老师在乌镇区块链大会上为大家详细解读。

乌镇区块链大会 | 抗衡Libra,法定数字货币如何在新货币战争中获胜?

2019年即将走入尾声,数字货币在这一年的好戏接连不断。先是Facebook发币的消息吵得沸沸扬扬,美国国会多次召开听证会会Facebook的发币行为进行质询,同时Libra也饱受各国政府和国际机构的争议,话题热度居高不下。另一方面,虽然前几年一些小国如委内瑞拉,企图通过区块链技术和发行国家数字货币实现弯道超车,但是似乎并没有得到良好的效果,今年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国纷纷宣布入场区块链,并提出发行国家数字货币的计划。 最初,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并不是为了对抗巨头科技公司如Facebook的发币行为,但是在Libra此起彼伏的诟病声中,Libra似乎对国权国家的法币或者法定数字货币产生了强有力的冲击。在乌镇的区块链大会上, 中国分布式总账基础协议联盟(ChinaLedger)技术委员会主任白硕就这一话题分享了他的观点。新时代新技术悄然拉开了新货币战争的序幕,新一轮货币战争中,谁将获胜?

Libra和法定数字货币有什么本质区别?

首先,在之前的文章《J.P.Morgan Coin & Libra = 披着羊皮的狼 & 披着狼皮的圣斗士?》中,我们已经介绍了这些机构发币的本质和目的。再来回顾一下Libra的使命是“实现一个简单的全球货币和金融基础设施,为数十亿人提供支持”。Libra的目标是创建一种全球数字货币和基础设施,以便基于友好的移动界面实现国内和国际金融交易,该移动界面基于区块链架构,旨在实现安全性、速度、可扩展性,以及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实现完全去中心化。简而言之,Libra想利用自己的数据库和受众优势,借助区块链手段,将自己打造成境内支付、跨境支付、法币、证券和金融服务等一系列不断拓展的金融基础设施。

白硕在会上提到,Libra有五大诉求 :无国界、点对点、可编程、零手续费和低波动;

相较之,法定数字货币由于是由主权国家发行,其实享有了与纸质法币的同等地位。今年包括中国在内,土耳其、突尼斯纷纷宣布发行主权数字货币。白硕认为,各国出台法定数字货币,也有五大基本诉求:铸币权和外币政策执行工具方面、外汇管制方面、反洗钱方面、税收方面、兼顾商业银行利益和隐私保护方面。

Libra障碍重重?

Facebook计划发币之前,有许多重要的遗留问题并未得到回答,这些问题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监管、国家主权、执法、包括税收政策、消费者保护、隐私、竞争和系统性风险。撇开其他因素不说,Facebook最让用户担心的还是数据隐私问题。就在这两天,媒体再度爆出Facebook不慎泄露了7000多页的机要文件,该文件涉及到Facebook如何秘密干掉竞争对手的内幕。这一新闻已经爆出,又使民众对Facebook的好感度和信任度再度下降。

白硕提及Libra能否成,存在几个关键因素,其中一个就是用户本身。目前Facebook的用户体量达27亿,虽然其中不乏大量的虚假账户,这两年Facebook也在加强监管,清除了大量虚假账户,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脸书仍然是当今世界拥有用户数量最大的社交媒体,甚至可以说是用户数量最大的社群。基于这一前提和背景,首先,这27亿用户像Libra的转化率能达到多少?并且,一旦Libra发行,Facebook就能够控制全球几亿用户的点对点转账信息,尤其是那些落后的穷苦小国,本身本国银行并没有能力监管到这些民众的转账信息。如此一来,这些关键的数据落入Facebook手中,它的危害远比只是单纯的享有用户基本身份信息要大得多。

乌镇区块链大会 | 抗衡Libra,法定数字货币如何在新货币战争中获胜?

在Libra计划之处,Libra协会将吸收包括Paypal、Mastercard、Visa等支付巨头加入。但是随着前些日子Paypal宣布退出Libra协会,Libra越来越不被人看好。
PayPal退出Libra主要是担心Facebook在消除外界对Libra项目或被用于洗钱的怀疑上,做得不够。外媒此前还报道过,在PayPal之前,已有Visa和MasterCard等两家银行卡清算组织表示将重新考虑是否要加入Libra。不过,PayPal是第一个退出Libra的参与方。

Libra自发币之初最大的问题就是它的存在动摇了主权国家的货币发行权体系。如果它能成功发行,会形成一个超主权货币、超主权用户群体和超主权经济体的新经济形态,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经济体的尝试。但是如果Libra未能如期发行,或者Libra受挫发行,即未能成功跨境,那么Libra极有可能是一种与主权货币绑定的稳定币形式,虽然这种模式也可以实现跨境转账的目的,但是其可布局的领域和功能将大大受挫。

硝烟四起的新货币战争

Libra VS法定数字货币,其实是两种数字货币体系的竞争,那这又不得不回到区块链这个行业本身,币链不分家。从比特币诞生之日前,一种全新的经济模式出现了。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新型生产关系以及各种类型的数字货币在近年来越炒越热。处在行业初期,整个区块链行业乱象丛生。但这丝毫不妨碍整个技术的火热和行业的发展。白硕认为“传统意义上有币圈和链圈的说法,币圈是一个社区、代币、平台,要走一起走,要垮一起垮。链圈号称只要技术平台,不要币,也不一定要社区。实践下来两边都出现了问题,币圈那边出现的问题主要是旁氏骗局和割韭菜的行为,有点太不像话,所以有人呼唤币改。链圈这边纯无币的区块链,好像也有不太好往下推进的一面,所以就出现了两个改:币改和链改,朝着同一个方向对进的态势。”

白硕认为,传统意义上把数字货币分为三类:法定数字货币、商圈币和虚拟货币。虚拟货币大家都知道,区块链就是发源于虚拟货币。法定数字货币,央行最近在刚刚宣传已经在这方面取得了重大的进展。商圈币,大家知道Q币,知道每天都在用的提货券、储值卡,包括各种积分都具有商圈币的属性,把它变成一个区块链化,或者是整个流程耦合在数字环境里,这就是这三种币。而这三种币的交界点就是Libra,所以足以看出Libra在整个数字货币领域占据着多么有利的位置。

抗衡已经占据有利位置的Libra,白硕认为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法定数字货币体系。

法定数字货币——中心化VS去中心化

用户对于隐私保护的基本诉求使得Libra备受诟病,然而对于法定数字货币,问题回到了区块链共识的本身。区块链共识的基础是去中心化,而主权国家发行的法定货币一定是中心化的。就这个问题,白硕提出了自己的三点看法:

1.记账权的中心化不妨碍监督权的去中心化。

白硕认为“很多企业搞区块链直接把中心化业务平行移植到去中心化上,广大用户只有使用权,不能监督,记账的人不能自证清白。”这是一个不好的框架。要尽量将监督权放下,不记账的人具有监督权,这样的架构才是能够自证清白的架构。

2.发行的中心化不妨碍流通的去中心化。

白硕认为,数字货币的增量需要多元化。就比特币而言,只有从自己链上挖出来的,才允许作为增量。但是增量本身可以是多元化的,可以有另外的增量,比如说ERCR方式就是一种外边注入的增量。更重要的是流通,维持价值守恒,维持不可透支。维持价值守恒是基础的技术,架构中必须选择的,包括多链互通、跨链技术才是未来构成价值互联网的基石。目前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更多的是各个项目方关注是自己网络上的用户,区块链的价值还没有在链与连之间流通起来,这也是因为当前跨链技术不够成熟的瓶颈。

3.账本的中心化不妨碍合约的去中心化。

乌镇区块链大会 | 抗衡Libra,法定数字货币如何在新货币战争中获胜?

左边是区块链世界里底层是区块链账本,插入第三方业务逻辑,向第三方代码让渡处置权,具体落实落在去中心化虚拟机群上。传统金融里出现了一个开放金融说法,底层是银行基础服务的API,需要向第三方代码让渡处置权。但它是运行在第三方硬件上,而第三方硬件是中心化的。只要把最底下那一层改到运行于去中心化虚拟机群上,整个架构又回来了。也就是说,开放银行、开放金融有一种实现方式,就是回到区块链,应用层面回到区块链。底层账本不用区块链,直接用银行基础服务,这个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而且是值得去大力发展。这也符合了法定数字货币兼顾商业银行利益的基本诉求。

原创文章,作者:Luca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ppchaser.com/libra-fiat-digital-currenc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件:contact@dappchaser.com

QR code